对不起,网站还在建设中
......Sorry, Website under Construction......


当前位置 \ 文章锦集 \ 正文


title_red_sign
思考传统中医知识的细节性和临床效率的关系

标签: 传统中医分类:[中医]作者:[付海呐]日期:2013-10-12 00:00:00

       一 ,如何去改变我们现有的世界:迫切需要一种自然的生活方式和医疗方式。 今天我们所在的这个时代,全人类对物质的需求和享受比以往任何的时期都要更多。照这样发展下去,不被人类珍惜的地球无疑会让人类付出巨大的代价。由于全球变暖的影响和其他环境破坏所带来的副作用,以及现代人工业化的生存模式已经让人类面临着被破坏的生活空间。 人类最突出的一个特性,是我们大家都有对固定模式的依赖成瘾,不喜欢改变: 尽管大多数人对我们的地球和下一代继承者都有最美好的想象和积极的出发点,但是我们实际上很少体会到大家在日常生活中所进行的模式,对我们的天地大宇宙和身体小宇宙都有着非常大的影响。因此,这种现代生活模式给我们带来一个内在过程的“异化”,那就是——人与大自然相背离。已经无法像我们的祖先那样在天地的大道中生息。而是自己把自己从大自然中孤立出来。这种态度的结果就是——在我们眼里自然的变得不自然,不自然的东西反而变得自然了。可怕的是,这种正反颠倒的意识已经深入到对小宇宙概念的陌生化,即对我们自己身体的陌生化。别忘了,人是天地的造化呀!对我们来说和大自然和谐共存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现在,我们大部分的人大概会宁肯喝封在塑料瓶里的奶,也害怕直接从动物奶头把新鲜奶液喝到嘴里。当然,我在这里不是建议我们大家都要抱着浪漫主义态度回归到古人的牧民生活方式。但是人类一直希望一切都变得更美好,不是么? 作为一个自然疗法专家,我唯一能做的是:与和我共同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同伴们,教他们如何用身心和大自然和谐相处。为此,我尽我最大的努力去让人们相信:呼吸自然的空气,面对自然的光线,吃自然的食品,像打猎奔跑一样运动我们的身体,脑子里去想着美好和慈悲的事情,这样比吞一些化学的胶囊要好得多,这些药丸只能临时把一些现代疾病所带来的疼痛暂时的麻痹,使情绪暂时被抑制,例如镇静剂或抗抑郁药品。 最近,一些国际性的杂志,像美国的《新闻周刊》和德国的《明镜周刊》,两家杂志的封面都刊登了有关现代医疗对一般公民产生非常大的身体损害和经济压力,不必要的手术、化疗、放疗和药品从根本上揭露了医疗过程中过多的痛苦和过高的费用。 现代医学原来给我们承诺会使我们的生命变得更有质量,让我们活得更长寿,但今天的事实却并非如此。据统计,只是在美国,每年通过西医疗法引起死亡的就有10万多病案。为此,全世界开始掀起一个追求更自然的,更好的医疗方式的运动。在这个运动走向当中,传统中医是一种自然的治疗方法,正因为它悠久的历史和传承,以及其非常有说服力的临床效果,在世界上所有的自然疗法中,他是具有最大潜力的医疗模式。这是一场自然疗法和反自然疗法的真正较量。 二,如何让中医药事业发展和进步:通过临床疗效增加临床效率 在科学唯物论的时代里,我们要进步发展任何一个好的想法,必须踏在三维世界里对照事实,有实际的效果和可取的实际意义。我们通过中医反复有效的临床治疗方式去让大众信服。任何一个有经验的临床专家,无论他属于哪一种自然疗法,结果都得是:具有说服力的临床效果,那么,何为有效呢?是医生与每个病人都有针对其病症个性化的治疗,而不能50个人患同一种病却用同一种药。正因为自然疗法这种和现代医学相反的观点,我们把自然医学称为一门独立的科学。特别是传统中医,它就具有这个显著的特点。临床有效果的中医方式中基本上所有的方式都是包含治病求本和辨证论治这两个大的原则。例如:同病异治和异病同治这样的治疗方式。 同病异治是指同一疾病,可因人、因时、因地的不同,或由于病情的发展,病机的变化,以及邪正消长的差异,治疗时根据不同的情况,采取不同的治法。“同病异治”一词源于《内经》。《素问。五常政大论》曾明确提出:“西北之气,散而寒之;东南之气,收而温之,所谓同病异治也。”《素问。病能》又指出:“有病颈痈者,或石治之,或针灸治之,而皆已,其真安在?岐伯曰:此同名异等者也。夫痈气之息者,宜以针开除去之;夫气盛血聚者,宜石而泻之,此所谓同病异治也。” 异病同治是指不同的病证,在发展的过程中,出现了相同的病机变化或相同的证候表现时,可以采用相同的方法进行治疗。“异病同治”一词《内经》中并无明确的文字表述,但与“同病异治”相对已体现了这种治疗思想,尤其是《金匮要略》在辨证治疗方法和具体方药的运用上已经充分体现了“异病同治”的精神。 真正的全息医学,不管是欧洲的顺势疗法,印度的瑜伽疗法,还是流行于美国的五行针灸,中国的官药经方,他们都要求具有真正持久的临床效果。每个医生在治疗患者时,第一,在错综复杂的临床表现中,要探求疾病的根本原因,宜采取针对疾病根本原因确定正确的治本方法。即治病求本!第二,无论是诊断还是治疗都要是一个非常独立因人而异的治疗方法。在中医这个领域里面,卢崇汉教授融汇了《黄帝内经》《伤寒论》里面的智慧,很明确指示出来要治疗疾病的这个“本”是什么:《素问。生气通天论》里说:“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今人通过研究,还观察到全日食中病人产生的症状,都可以阳虚或阳气受到干扰来解释,更说阳气犹如张景岳在《类经附翼。大宝论》中所比喻的人体内的“一丸红日”。故扶持和保护阳气,保护人身体里的这个“本”,应是防治疾病的基本精神。 此外,那些经典也明确的指出来,养这个本,要特别帮助他不明显的那一部分。或者说,“藏”的那一部分。而我们的生存是在现代工业生活的环境里,这样不自然的生活方式刺激我们不断去耗散和浪费身体里被“藏”的那一部分能量。张仲景因一本《伤寒杂病论》而被世代尊称为医圣,为什么其书名谓伤寒,这也给我们后人一种启发。 刘力红教授在《思考中医》一书中已经指出过,寒,也就是“藏”的意思。《伤寒论》中不仅是寒气伤害身体,实际上它更深的内涵是:大部分的慢性病的原因是身体里面阳气在藏的过程当中受过伤害而造成的。我们应该感谢清代的郑钦安大师和他的学生们,特别是当代学者卢崇汉教授和刘力红教授。他们通过扶阳论坛等学术形式来传承扶阳思想,并在日常的临床实践中展现了极好的疗效,这对宣传中医是非常有说服力的。 金文寒字:外下统符,示统摄收藏,内四相与符,示各类相与,中左从符,示顺从归本,本义藏与从本,寓一切潜藏从本气象,与藏动抑,万物隐伏,物隐回归,顺从于本,寒乃藏气,冷为引申义,伤寒乃藏气失和,非仅感寒冷空气,素问:藏于精者,春不病温,冬伤于寒,春必温病,皆指藏气失和,遇冷仅其一也。 三,如何把中医变成一种非常有临床效率的一门科学:通过对其具体细节的把握 中医临床家有这么一种非常了不起的对大格局的运筹帷幄,清朝伤寒专家陈修园老师曾说过一句话:“宁事温补,勿事寒凉”。 在中医大格局的原则里面,还要注意到细节,这些细节都是在帮助中医内科学原则的具体执行。在中医内科学里,扶阳是基本原则,也就是说让我们大部分的时候用一些温补性的药材,例如姜、桂、附、吴茱萸、砂仁等。 古代中医方剂学的“方”也就是方向医学,你开方走到正确的方向,方向对了病就已经好了一半了。但是,连在外界看来用药似乎大同小异的火神派当中细节却是非常的重要!非常的关键!在临床效果的角度来看,有很大的区别,假如临床医生开温补的药,不同的临床效果也会有高下之别。比如是选择肉桂进行温补,还是选择附子进行温补,它们温补的效果也是不同的。而且,就算我们选择了正确的方向,方向之中什么时候又该正确的转向也是一门很大的学问。或者加减药味过程当中,为了平和燥性,加百合或麦门冬效果都是不同的。同理,为了增强附子的降下作用,加砂仁或白豆蔻效果也是有区别的。又或者是为了加强一种方剂走到人体某一个部位,比如说膝盖,就会用淫羊藿或补骨脂或骨碎补或牛膝。这几种药物无论用其中的哪一种都应该是有讲究的,都要根据细节进行正确的运用! 中医里面你抓住的基本原则,那就是促进阳气排除病邪。并且基本方向当中又有很具体的加减药味。选择正确的药方并且注重这个药方中非常细节的加减法是经典中医技巧学很重要的一部分。 每一个方剂学的流派,都有它自己很具体的系统,对病人叙述的每一个症状,或者根据脉象里很细微的差别,医者就马上有一个具体的方剂。这么一个过程,要求医生掌握特别高的医技。必须是通过很多年的反复的临床总结,再加上感兴趣和很强的观察能力以及耐心。这些都是让医生慢慢的提高医术和内涵(临床经验)的必要元素。 虽然每个流派都有一些掌门人一样的专家,可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现代的大部分的中医对这些技术性的内涵没有很大的把握,与以前相比,现代人是没有那么多时间跟着师父身边常年的跟师学习。技术能力差,在具体的层面差,这样对自己的医术也是不自信的。过去大部分的医生很自信,很有把握,用什么药下什么针都心知肚明。而如今,医生也好,病人也好,对临床效果的期许就远远不如过去。 《黄帝内经。灵枢》中有“上工十全九,中工十全八,下工十全六。”其中可以看出,下工治疗的疗效都得达到百分之六十的成功率。而我们今天对一个现代的名医,你有百分之五十的效果就是名医,对上工的期望比以前的下工还要低。这么一种倒退的现象,肯定是跟中药方剂学中的具体部分有关系的,其具体的技术失踪了,临床效率就低了,医生和患者对中医医疗的信任度也降低了。 我自己学习中医的时候,曾跟随伤寒专家田鹤鸣的弟子曾荣修老师学习。曾老师传我很多具体的信息,怎么把脉开方。那个时候学到的知识和技巧也就是我现在临床的基础。但是曾老告诉我他也只是继承了田老的学问的10-20%。田老师一天可以看400个病人,只看脉象,无须问诊,一摸脉就知道,然后直接告诉他的徒弟:“桂枝汤减芍药和大枣,加上黄耆和附子。”曾老师跟田老师学习的年代是在60年代,在那乱世毕竟不是学习这么丰富技巧的理想环境。我跟曾老师也学得匆忙,大概又把曾老身上的20%减少了很多。那么,田家家传绝学的脉就这样断了,只经过一两代就这样断了,真可惜啊! 四,对现代中草药质地具有掌握性的测试方法。 我在不断的寻找增强临床自信度的过程中,我很幸运碰到德国自然疗法中的诊断方式。我父亲就是一个西医,但是他喜欢自然疗法。我在美国开自己诊所的时候,他送我一台设备,对开中药有一定的帮助。这台机器是在皮肤上电触检查,是生命供应诊断法的一个产品,是一个已经发展了几十年的新的学术产品——叫做生物共振诊断机。 刚开始,我认为用一台机器加入到中医里面是反传统的,我不能接受。我自己的学术背景是汉学,喜欢古人经典的、纯粹的传统内涵,排斥现代的工业设备。但是这个昂贵的机器是我父亲送给我的,为了不让父亲失望,我就用用。反正我刚开始临床,没有自信心,所以用机器辅助一下,就试试看吧!没想到,开始用了以后,我发现,它非常契合中医的理论原则。中医及其他自然疗法的最大难度是在诊断过程当中看不到摸不到的病机。大部分的时候,隐藏的病根是气的改变,也是B超和X光检查不出来的。为了抓住隐藏的气,找到它的问题,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凭灵感诊断,一种就是古代中医里的藏象系统。 “藏象”二字,首见于《素问·六节藏象论》。藏指藏于体内的内脏,象指表现于外的生理、病理现象。藏象包括各个内脏实体及其生理活动和病理变化表现于外的各种征象。藏象学说是研究人体各个脏腑的生理功能、病理变化及其相互关系的学说。它是在历代医家在医疗实践的基础上,在阴阳五行学说的指导下,概括总结而成的,是中医学理论体系中极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在这个非常丰富细节性的诊断系统里面,传统的摸脉法就是最好的例子。刚好是物质和非物质的关系,这也是中国哲学的核心元素,是中医的基础。所以早期的经典里,像易经中就提到过这个原则:“有諸内必形诸外”。对于内经里全面的藏象系统,在后来的中医文献当中也反复提到过这个观点。宋朝末年的扬士瀛也提出 : “欲知其内者當以觀乎外,診於外者斯以知其内”。 (见:《仁斋直指方论》). 生物共振诊断机恰好是运用现代的方法,通过身体表面的现象,能诊断出无形的脏腑经络气机的变化。方法是在病人的末梢穴位电触,刺激穴位,产生电触现象。 这种方法的发明者是德国西医 Reinholt Voll。他在40年代给患者进行不同穴位电触测量时,发现健康的人在大多数穴位上有50 milliohm,而不健康的人却低于50。接着他又发现,如果比50低的话,把一个对病人有好处的药味加进去就会变成50!后来他通过这个发现,发明了运用电子针灸诊断法来进行测试药物的仪器。 西医中对这个仪器感兴趣的人中牙科医生占大多数。牙科这个行业经常要用麻醉剂等有毒药品放于口腔中,就会有很多副作用出现。于是有一些牙科医生就利用这个生物共振诊断机,因此大大降低了很多药物过敏的概率。 在最近的六十年当中,EAV测试方法已经成为一种广泛认可的药物测试。虽然现代的人好像不太了解这样的检查方式,但实际上这样的测验方法已经有它很长的历史和普遍应用了。虽然是西医发明的方法,因不符合西医理论而不被重视,但这门技术却在自然疗法医生们中应用开来。 在我自己的临床经验当中,我很快就发现,使用这种仪器来测试病人穴位,从比较低的值变化到正常,跟传统中医里摸脉便知的诊断方式都能达到同样的效果,我愿意用这个机器来进行辅助诊断,这当然对一个没有太多经验的医生显得更重要。 我找到了一种方法,就是在我的病人没有吃我开的方之前,就已经非常清楚的知道我选择的方向以及细节是否正确。 针灸治疗的正确与否是很好判断的,扎针前的脉和扎针后的脉有一个明显的改变,若是选择了正确的穴位,一般来说,脉象所反应出来的治疗效果是马上就有好转。但内科医生却需要好几个星期才能观察到病人的病情是否好转。 在我认识的一些中医,如果病人的病情加重是他们最害怕的事情,因为他们无法确定开方的正确与否。而我则可以通过这个机器来选择方剂并可直接获得信息,以帮助我比较快地建立自信并获得更好的临床效果。 五,正确的种植和传统的炮制对中药疗效的重大意义:例如附子。 20年过去了,自从我开始对我的患者利用这种测药方法,除了有帮助提高疗效外,主要还是在细节方面更有把握。 对于中医院校的毕业生,没有得到师父的传承而医术平平,但可以通过这样的诊断方式来提高自己的医术。经年累月,病人的身体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师父。假如我的同事们,在向我推荐一种新的食疗补品多么好的时候,我就不需要听他们的感觉盲目追风,我是可以在病人身上确认到底有没有改善。这样很快就可以知道哪些产品好,哪些只是虚有其名。 非常有意思的是,在过去的日子里,我还通过这样测药的方式对古人道地种植药材和传统炮制药材的深加工技术有了非常深刻的认可。那就是临床效果好不好确确实实与种植药材和炮制药材的技术密切相关呀! 我们用附子作为例子。90年代我跟着曾老师学习的时候,基本上没有看到过他开有附子的处方。我问他为什么?他说80年代以来,这味药经常会出现副作用。同样我从92年回到美国后买到的附子都是有副作用的。此后,我就不怎么用过附子这味药了。 那么最近几年,我的师兄刘力红教授介绍我了解扶阳论坛,我对附子又有了很深厚的兴趣。我收集全世界各个公司提供的四川附子、云南附子、陕西附子,以及经过中国、日本,朝鲜,甚至是新加坡炮制的我都有收集来做比较。令人惊讶的结果是, 这些样品经过测试都还是有一定的副作用,而且效果也不怎么样,除了其中的一种!那就是四川江油的附子(同宥药业提供)。它很道地,种植很有讲究:冬至种植,夏至收获。并且是完全传统的炮制:用竹刀削,在清水里面反复的浸泡,直到附子里面胆巴的含量很少,并且很小心去蒸和烘干。这样的附子通过机器查病人的穴位,和其他附子做对比,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效果。这种附子用机器来测试,它的有效性是完全符合中医经典里所写的,具有“万灵丹”一样的效果。我在大部分慢性病人身上测了这味药,都有明显的良好反应。因为实验效果好,我从此就大胆地用附子,而且临床上马上看到了一些非常好的、前所未有的效果。此外,最让我学生们吃惊的是这种附子没有任何副作用。 过去几年,我经常在欧洲和美国授课时讲到附子的奇效,但是最后一句话,一定是“用附子必须要用道地的附子—同宥江油附子,而且必须是正确的道地种植,正确的传统炮制”。 在这个时代,我们必须要知道对病人负责任。不然的话,药物质量不好,不仅无效,可能还有很严重的副作用。 对我来说,德国现代机器和传统中医融合得得这么好,都可以以整体思维看到 “气场”的变化。现代的设备和技术可以证明传统的知识,虽然在某些现代人的眼里看似很麻烦和很难理解,甚至觉得很迷信、封建、复杂。但是祖先给我们传的知识确实有它的道理,特别是在临床上可以反映出来,从而不断地证明古人的智慧! 传统的经典中医是一种天人合一的科学。不仅是它的理论也有它具体的实践细节,应该很完整的保存和发展。

关注我们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