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网站还在建设中
......Sorry, Website under Construction......

当前位置 \ 武术 \ 文章锦集 \ 正文


title_red_sign
杨氏太极的传承(四)

标签: 瞿世镜,杨氏太极,传承,名家分类:[太极]作者:[瞿世镜]日期:2014-02-10 13:59:53

       

3.三轩高足门第翘楚


牛春明(1881─1961),满族,北京人。1901年在意大利天主教会福音医院(国施医院)学医,专攻骨科。适逢健侯师祖患足疾前来就医,牛春明恳请师祖传授太极功夫。健侯师祖已告老退隐,不再收徒,见牛春明勤恳好学,于1902年命牛春明拜澄甫公为师,由健侯师祖代子传艺,赐名“镜轩”。1907年,牛春明由医院推荐,任北京市消防队队医,健侯师祖同时被聘为消防队名誉武术教练;牛春明时常得到师祖指点,获益匪浅。1912年,牛春明在中央公园襄助澄甫公授拳;1914年,在杨家武馆任助教。健侯师祖不但将杨家太极之拳剑刀枪及内功心法倾囊相授,而且在晚年秘授点穴之术,可惜师祖未及传授解穴之法,就驾鹤西去。由于牛氏曾练点穴功夫,内劲直透指梢。某次野餐,忘带开罐头刀,牛师伯即用手指点穿罐头盒盖。牛春明的听劲功夫极好,一般太极拳家必须身手相粘,方能听劲。牛师伯在散手角斗之时,身手不与对方接触,亦能听劲。例如,你想用右手打他,尚未出手,牛即说:“右手请过来!”你想用左足踢他,尚未起足,牛说:“左足请踢过来!”屡试不爽,令人惊奇。健侯师祖仙逝之后,牛春明曾一路行医,至山西大同、河北石家庄、江西抚州等地,寻师访友,但始终未曾遇见精于点穴术者。1920年,牛春明南下宁、沪、杭,曾在上海哈同路68号设立太极拳馆,但不久即离沪去浙江,授拳于兰溪、永康一带。一日,永康某拳师来访,在客堂用茶时,此人突然偷袭,牛春明身不离座,转腰随手一送,拳师向后跌出,撞翻桌子,茶具尽碎。翌日,拳师带来三位拳友,分立客堂四角,同时向牛春明围攻,牛氏将四人一一发出。四人请教以少胜多之秘诀。牛春明曰:“此乃太极听劲功夫,先听后发,疾如闪电,有此薄技在身,故能受困不惊,化险为夷也。”1928年,澄甫公任杭州国术馆教务长,牛春明前往襄助。澄甫公南下上海、广州,牛春明继任杭州国术馆教务。抗日战争期间,牛春明避祸于乡间。1946年重返杭州,在开元路37号设立牛春明太极拳社,常与通臂拳师马雨荪、八卦拳师王卓诚切磋武艺。解放后,牛春明执教于浙江医科大学、浙江省军区医院、浙江大学。牛春明在杭州青年会教推手时,门徒身后铺垫稻草,牛师大吼一声,门徒即腾空跌出,摔在稻草垫上。1956年,牛春明到北京参加全国武术大会,各省青壮年选手与牛春明推手,均被发至寻丈之外,众人称他为“牛大力士”。牛曰:“此言差矣!此乃内功,并非力气。”1960年,有关方面为牛春明拍摄太极功夫记录片《万年青》。摄影师请求牛师伯露一手真功夫。牛师伯嘱人取一鸟笼,打开笼门,以手掌托住鸟雀,引至笼外,鸟翅扑腾,竟然无法挣脱牛之掌心吸力而起飞,观者莫不称奇,真乃健侯师祖一脉相传之太极功夫也!1961年,牛春明师伯因癌症逝世(此乃吸烟过度之后果)。传其衣钵者为商世昌、潘志诚、顾启欧、瞿文、贺鸣声、丁水德等。其女牛筱灵在香港撰写《牛春明太极拳》一书,外孙孟宪民1996年在杭州成立春明太极拳馆,牛师伯后继有人矣。

 

田兆麟(1891─1960),乃北京消防队员,健侯师祖见其年轻力壮,勤肯好学,遂多加指点。健侯师祖授拳极其严格,一式架势未达到标准,决不肯教下一式。据田师伯回忆,当初无极式站桩和太极拳起势,就足足练了半年之久。由于基本功扎实,加上田兆麟甚有悟性,每日在杨家勤学苦练,功夫大有长进,多次请求拜师。因其性急好斗,健侯师祖不允。1915年,田兆麟24岁,被选为救火队领班,健侯师祖指定其向澄甫公叩头拜师,赐名“绍轩”,仍由师祖代子传艺。1917年,师祖逝世,田师伯再投少侯宗师门下,苦练杨氏家传快拳及散手,身手柔绵而气势速猛。少侯公有“千手观音”之美誉,田兆麟手法多变而步法灵巧,颇有少侯公之风格。1921年,田兆麟随少侯公至杭州。杭州人力车夫素有“刨黄瓜儿”之恶习。田兆麟坐上车后,车夫听他是北方口音,遂索要双倍车费。田兆麟不允,车夫上前扯其衣袖,田师伯顺手一採,车夫跌了一个大筋头。在路边侯客的众车夫见状大哗,十余人一涌而上,将田师伯围在核心。但闻哼哈之声不绝于耳,倾刻之间,十余名车夫均被放倒在地。又一次,田兆麟在西湖边茶楼凭窗而坐,品茶观景。两名国民党下级军官要田让座,田兆麟不允。军官撒野动手,被田师伯发出丈外,军官回营召集十余名士兵前来围攻田兆麟,田师伯乘机大显身手,从从容容,将来人一一放倒。田师伯两次遭十余人围攻,所向披靡而本人毫发无损,于是名声鹊起,上门求艺者络绎不绝。1923年,澄甫公在北京重开山门,功夫炉火纯青。田兆麟闻讯后,专程赶回北京,与澄甫公试手。不料一出手即被澄甫公粘住,一筹莫展,连续数次被澄甫公发至丈外。田兆麟原以为自已熟练健侯师祖之中架子及少侯公之小架子快拳,杨家功夫已集于一身,万万未曾想到澄甫公造旨如此深厚,不禁号啕大哭,跪地不起,重新叩头拜师,虚心求教。由于田师伯曾经得到健侯师祖及少侯、澄甫两位宗师亲传口授,功夫不同凡响,曾在南京国术比赛擂台夺魁。30年代初,田兆麟在上海南市珠宝公所设馆授拳,工商界人士慕名而来者甚众。田师伯又在外滩公园(现称黄浦公园)设立拳场,公开授拳,历数十年之久。在50年代,我经常到外滩公园观看田师伯推手。不论功夫多深之徒弟,与田师伯一搭手,就受其控制,不过数分钟,即汗流浃背,不能支持,需要替换。田师伯“车轮大战”几十个回合,谈笑自若,额角上无一滴汗珠。早晨六时公园开门,田师伯即开始授拳,约十时许,到点心铺用一碗面,再与众门徒推手直到中午十二点,方始回家。各方拳师慕名前来切磋者不少。田师伯一不问来者姓名,二不问是何门派,欣然接手,哼哈之声间,对方即已跌出,田师伯从未失手。有一位练少林拳的码头工人,能举二百余斤之石担,时常在旁边嘲笑田师伯推手并非真功夫。有一次,我在外滩公园观看田师伯与徒弟推手,此人突然在田师伯身后出拳猛击其背部,田师伯并未回头,只听得他大吼一声,身前之徒弟与身后之码头工人均跌至一丈以外。田师伯回过头来问其是否摔痛。此人十分羞愧,满脸通红,解释道:“老师请勿见怪,我想试试您的功夫是不是真的。”田师伯置之一笑。我曾经观摩张达泉、马岳梁、郝少如、何炳泉等各派名师推手,可谓各有千秋,然而田兆麟师伯确实与众不同,充分显示杨家“出手见红”的风格。田兆麟早期弟子叶大密、陈志进、杨开儒及晚期弟子沈永培均擅长推手。田兆麟口述,弟子陈炎林笔录之《太极拳刀剑杆散手合编》,1943年由上海国光书局出版,上下两册线装本,祥细记录健侯师祖所授大架、器械及内功基础,可惜未将健侯师祖所传之中架及少侯宗师所传之小架包括在内,如今杨氏中架、小架已后继乏人。


李椿年(1896─1976),河北交河县人,14岁拜陈殿福为师学少林拳,又拜傅昆庭为师学绵掌,20岁时与傅海田先生切磋技艺,一搭手即立足不稳,无计可施,连连跌倒,方知太极沾粘劲厉害。经傅先生介绍,李椿年在北京皇家公园(后改中山公园)投入杨公澄甫门墙,除了在公园学拳架之外,又到杨家武馆研习,被健侯师祖赏识,于1914年嘱其向澄甫公叩头拜师,赐名“雅轩”,亲自代子传艺,除拳剑刀枪之外,师祖授以弹弓绝技。一弹飞出,可将数十米外之铁皮大门打烂;以湿土泥丸打墙上之蚊虫,从墙上取下泥丸,蚊虫即粘于泥丸之中。向空中发一弹丸,随即发放第二丸,可将第一丸击得粉碎。雅轩师伯身手灵快,推手善用松沉冷脆之短劲,粘枪功力深厚。1928年于南京中央国术馆与少林六合门张某比枪,用进步扔枪法将其摔出寻丈之外。十余位门人持竹剑围攻雅轩师伯,他借助身法步法之变化,化中带击,一一点中对方手碗。1929年,澄甫公在杭州任浙江国术馆教务长,雅轩师伯前往襄助。馆中少林拳师周声洪,手掌能开砖碎石,素有铁臂膊之称,与雅轩师伯闭门切磋,师伯右手虚扬,周某举臂急架,亮出肋部,李师伯立即乘势翻掌向其肋部发放寸劲,周某双臂抱胸蹲伏于地,不能出声,师伯搀扶他回宿舍服七厘散养伤。事后周某赞曰:“杨门太极散手,神出鬼没。”澄甫公前往沪、粤授拳,雅轩师伯在杭州襄助牛春明大师伯,仍任浙江国术馆太极拳主任教员。1934年,李师伯任南京太极拳社社长。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李师伯离南京避难,经徐州、郑州、汉口、沙市、宜昌到重庆、成都,定居四川。国民党骑兵师长徐俊,膂力过人,拜过不少外家拳名师,上门找李师伯比试,以猛虎下山之势猛扑,师伯顺势退步采挒,徐俊连摔几个跟头,翌日即叩头拜师。28集团军副司令郭勋祺亦拜雅轩师伯为师。郭将军在解放战争中起义,解放后任四川省体委副主任。雅轩师伯于解放后亦担任成都市政协委员、成都市体委教练,在四川省广授门徒,相对完整地保存了杨家太极拳、剑、刀、枪及推手、散手技艺。其传人有周子能、栗子宜、林墨根、张义敬及女儿李敏弟、女婿陈龙骧等。张义敬编著《太极拳理传真》,1986年重庆出版社出版。陈龙骧、李敏弟编写《杨氏太极拳械汇宗》,包括拳法精解、剑法精解及刀枪精解各一册,90年代由四川科技出版社出版,一再重版添印,备受海内外拳友赞赏。牛镜轩、田绍轩、李雅轩均由健侯师祖代子传艺,“三轩”为杨氏太极拳南传之开路先锋,数十年来与中华武林各门派武师比武,从未失手,真乃杨门第四代传人中之翘楚也。
 

 

*本文内容选自上海古籍出版社《杨氏太极两岸一家》图片来源于网络。

关注我们

喜欢